宝谷

甜文使我傻笑:)
杂食动物,各种乱入

TSN【待授翻】I Think I Want To Marry You 小甜饼一发完

肝案例分析肝到神志不清,我竟然不知死活一发肝完了这篇小甜饼_(:зゝ∠)_(你wound glowing格式改完了吗?【没有】)(今天财管课讲风险投资,老师拿Facebook作案例讲得我眼泪巴巴的)

关于授权:待授翻,myownremedy太太上次回复AO3上的评论还是今年春季_(:зゝ∠)_不知道太太什么时候能看到我的消息

以上——

分级: PG 青少年及以上

分类: Female/Male

原作: 2010电影《社交网络》

关系: Eduardo Saverin/ Mark Zuckerberg

角色: Eduardo Saverin, Mark Zuckerberg, Dustin Moskovitz, Chris Huges

附加TAG: 求婚,性转Mark,关系建立,RULE 63(性转)

原文:英语

状态:发表于:2013-01-04 词数: 2068 章数:1/1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23615

I Think I Want To Marry You

myownremedy

summary:Mark不想和Eduardo结婚。除非她又有点想。

prompt:性转Mark/wardo,未来AU小说,在那儿Mark发现了一枚戒指,抓狂然后跑掉了,因为她觉得wardo向她求婚了,Wardo不知道他做错什么了,但是接下来Mark有点意识到她想结婚,想用那枚戒指向他求婚!!很抱歉有点模糊,OMG,首句附上。

我不知道这是男生/男生或女生/男生的配对所以我两个都打上了,抱歉。未经beta。可能会有点儿疯癫。一扯到社交关系性转Mark就是个傻瓜,就像Mark(男生)一样,但是我是带着点儿幽默描写她的。

声明:Mark你不是一个女孩子(我觉得),大家都是虚构人物,大家都没在约会,管他呢,闭嘴,无·意·侵·犯·版·权。

致Mia。

这是一部改编作品。我不从中获利。我不拥有启发这部构思的作品(2010电影《社交网络》),但是我拥有这部小说本身,保有它的全部版权。谢谢你们。

---

这是枚完美的戒指。它绝对完美、衬她,这就是最让Mark感到害怕的。

她凝视着那枚戒指。戒指凝视着她。

Mark沉着脸盯着它。

『Mark?』她听到Eduardo在他们的卧室喊着,哇哦,她渐渐对这个感到习惯了,对于他们正住在一起的事实。『Mark,你拿了我的运动裤吗?』【注1】

是啊,当然是她——她正穿着它呢,还有一件连帽衫,没啦,站在厨房里瞪着她带着诧异从口袋里摸出来的盒子里的戒指。

它很精致,是银制的,在中间有一颗端庄的蓝宝石。不算太繁饰,但也不那么男孩子气。美丽。完美。

这蓝色就是Facebook标志的颜色。

『Mark!』Eduardo的声音近了;Mark把盒子塞到她连帽衫的口袋里,转身看到他只穿着短裤,慢慢走近房间里。『别偷我的衣服,』他对她说,胳膊揽住她的腰,把她拉近自己。『它们不合身。』

『随便,』Mark对他说,并没真正上心。她甚至不在意Eduardo胸前的完美曲线;她完全被戒指分心了。

感觉就像它要在她的口袋里烧出一个洞。

Eduardo给他们做早餐,因为Mark和炉灶可是天敌,Mark坐在流理台边上,咬着她的嘴唇。

『我觉得婚姻是件愚蠢的事儿,』她向他宣称,朝着他的背说。

他花了点时间回答。Mark看不见他的脸,所以当他缓缓地问『为什么』的时候,她没觉得有多糟糕。

『因为这是狗屎父权通过法律在羞辱一个女人,让她把人生和家庭都寄托在她的丈夫身上,牺牲了她在法律和经济上的独立性。』

Eduardo关上了炉灶,把他们的炒蛋舀到两个盘子里。『我不知道你对这个有这么强烈的敌意,』他说着,递给她一个盘子。他看上去很冷静。听上去也很冷静。『听上去简直就像你已经和Chris讨论过了性别角色。』

漫不经心。非常的漫不经心。一点都没有不高兴。一点都不像他恐慌发作或者要来一场流理台辩论。

『是什么让你有这个念头的?』Eduardo问着,还是很冷静,像他一点都不在乎似的,Mark告诉他一堆关于皇室婚礼鬼扯的借口,他点点头。他们换了个话题。

Mark在淋浴中一直想搞明白为什么他要给她一枚戒指,如果不是因为他要求婚的话。他欺骗她了吗?不,那太蠢了——这戒指很明显就是给她的。她的生日在五月份,所以这不是生日礼物。还有别的什么牵扯到交换礼物的活动吗?他们的纪念日——快了吗?操。她记不得了。

『Mark!』Eduardo喊着。『快点不然我就进来了,那样我们都得迟到!』

『去他的!』她喊回去。水变冷了。

—-

Mark一进办公室第一件事就是把Dustin和Chris拐到Dustin的办公室。

『我和Wardo的纪念日是什么时候?』说出来的感觉这比她想象中更像一声咆哮,不过这不算亏因为Chris和Dustin没有瞬间爆出大笑。

『十月……12日,』Chris顿了顿,说道。

棒。现在才八月。

Dustin扬了扬他的眉毛。『你真的忘了?』

『我,』Mark提醒他,『是最年轻的亿万富豪,有史以来的,还是世界上最成功公司的CEO。我有比约会重要得多的事儿去关心。』

『我很乐意见到你把这个告诉Wardo,』Chris说着,Mark拉长了脸盯着他。

『回去工作!』她命令他们。『去……处理爆炸性新闻或者去编程。』

『你引起了爆炸性新闻?』Chris带着止不住的恼火问着。Dustin看上去只是被逗笑了。

Mark不屑给他们回答。她蹬着高跟鞋(脱了她的人字拖)重重地踩着步子回了她自己的办公室。

---

事实上,她不是那种男人想要和她结婚的类型。她身高五尺三,一头爆炸性棕毛,咄咄逼人。她穿着连帽衫和牛仔裤去办公室,起诉所有蠢得要去招惹她的人。

男人不想和像她这样的女人结婚。他们怕她,不惜一切代价远离她。

Mark不在乎。这么久以来一切都尽在她掌控之中。

Eduardo……好吧,Eduardo一直都毫无道理可言。他一直都喜欢她,Chris刚一介绍他俩他就约她出去。

Mark拒绝了,因为a)她不想成为某个笑话的主角;b)她不想让他利用她来反叛他优渥又自傲的家庭;c)她喜欢另一个叫Eric的家伙;d)Eduardo对她而言太有吸引力了。

最终通过他说着『她难以理解』(这不太确切,顺便说一句,她可是极其聪明)让她明白他喜欢她,觉得她很美,或者之类的,最终Mark总算赏脸和他约会了。【注2】

Facebook有过,噢,复杂的问题,不过他们解决了。

在她看来事情就是这样的,随便啦。

Eduardo和她结婚,或者说想要和她结婚,这说不通。她是犹太人,她很有钱,他『爱她』(好吧她也爱他)但是她一点都不适合他。他的家庭不接纳她。她不知道她是不是想要小孩。她从未想要安定下来、不再做CEO。

Eduardo和别人在一起的情景,另一个女人,牵着一个黑眼睛小孩的手,溜进了Mark的脑海中。

她重重阖上她的笔记本,冲出她的办公室。

这可不能发生。

---

『你们相信婚姻吗?』她冲着Chris和Dustin吼,尽管她叫他们去工作,他们还在Dustin的办公室。

他们盯着她。

『因为我不。我不明白。这说不通,这是古代父权制度的旧习,这意味着女人放弃经济生理和法律上的独立性然后——』

Chris清了清嗓子。Mark闭上嘴,因为Chris是同性恋,如果他要和Sean结婚,那么她所说的一点都不符合,一点都不。

干得漂亮,Marcella。

『我觉得婚姻很重要,是因为它意味着承诺,』Chris说。他在使用他的『外交式』嗓音,就像他试图让她冷静下来。Mark不高兴地瞪着他。过了一会,她坐进一把椅子里。『它是,它是「我爱你,我想和你共度余生」的终极表达。它是承诺,是安定,是家庭。』

Mark想指出来说她和Eduardo非常稳定,谢谢了,她不需要在她手指上的一枚戒指来证明,但是Dustin打断了她。

『这也是一项很重要的仪式,Marie说的,』Marie是他修人类学的女友,『这意味着成年了。在中世纪这更像是商业投资或是结盟但是现在,它意味着爱情和尊重,还有,对,承诺。Chris说的,基本上是。』

『这不是父权制度,并不是,因为这是两个深爱彼此的人的联结。』Chris补充道,Mark低头看向她的手。

她能感觉到他们在盯着她,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她想着是否应该由她先打破沉默或者——

『Eduardo向你求婚了吗?』Chris轻轻地说。『你有没有……你说了不吗?』

『没。』因为Mark不能想象对Eduardo说『不』,但是她也没办法想象他单膝下跪——好吧,是的她可以,因为他是Eduardo,他还戴着袖扣穿着锃亮的皮鞋,他就像那样的。

『那为什么——噢。』Mark把戒指盒从她的连帽衫兜里拿出来,『啪』地一声打开它,把它放在桌子上。

Dustin和Chris端详着它。

『它是……蓝色的。就像,Facebook的蓝色。』

『我知道,』Mark痛苦地说。

(Eduardo有意这样做,她很肯定。他是如此的深思熟虑。)

『我在他的口袋里发现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所以我把它放在我的口袋里,就当我发现它时候我可能宣称我不相信婚姻,现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的天,』Chris轻轻地说。Dustin看起来像是被震住了。

『你真的把这个搞砸了,』他说。『不费吹灰之力。这是——这可是你的新纪录,Mark。』

『闭嘴,Dustin。』

『所以……Eduardo爱你,他想和你结婚因为他爱你,而你接受不了?』Chris让这听上去很可笑。

Mark感到更可笑。

『因为我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她告诉他,除非这只是一半的事实因为Facebook已经占据了她一半的灵魂,他们都知道的。『我喜欢我的姓。我不想要小孩。我想当Mark Zuckerberg,Facebook的CEO,而不是Mark Zuckerberg,Eduardo Saverin的太太。』

『你为什么不能两个都当呢?』Dustin问道。

这是……这可不是什么她允许自己考虑的东西。

她转身,抓着戒指盒一句话不说就离开了,因为有个绝妙的想法,在她脑海里就像代码一样徐徐展开,她得立马坐下来,实现它,如果她有办法完完全全地构思它的话……

如果他们结婚了,她会成为Eduardo的,但Eduardo也会成为她的。还有别的呢,每个人都会知道的,因为他们会戴上婚戒。如果他们结婚了,那就当是永远。

Mark想要永远。

她想象不出来Eduardo强迫她待在家里或者抚养小孩,如果她不想的话。她想象不出来Eduardo强迫他做任何她不想做的事。

她能想见Eduardo做『适合』的事,这看上去就是『适合』的事——与她结婚,她的意思是。他们住在一起。他们已经恋爱很多年了。他让她开他的车。她知道他披萨的喜好。

Mark把戒指盒从她的口袋里拿出来,推开它。戒指凝视着她。她凝视着戒指。

Mark沉着脸盯着它。

『你要去哪里?』当Mark匆匆经过他的时候Dustin问道。『还不是午餐时间呢。』

『去向Eduardo求婚!』Mark的叫喊声被落在她身后。之后她能要Chris描述一下Dustin的表情。

---

『Eduardo!』

『Mark?』Eduardo从他桌子后站起身,冲她皱皱眉毛。『Mark,出什么事儿了吗?』

『没。』她说。

『噢,』他说。『为什么……为什么你在这儿?』他的神色有点内疚和些微的慌乱。『我们约好了一起吃午餐吗?』

『不。』Mark又说了一遍。『我想和你谈谈。』

『好的。』她看得出来Eduardo有点困惑,但他点点头,坐回去。

『别,』她飞快地说。『不,拜托别坐着。』

『为什么?』

『就。站起来,好吗?』

Eduardo站了起来。Mark看着他,注意到他用有点随意的方式戴着袖扣,对自己点点头。

『门是关着的吗?』

『是的……』

『很好。』她曲下了膝盖。

『Mark?!』Eduardo的音调猛地拔高。『Mark,办公室性爱——这可不是个好时机……』

『你能他妈安静一会吗?』Mark嘘了他一声。Eduardo闭上了嘴。

『噢,只是单膝,没事的,』接着她拿出戒指盒推开它。

Eduardo泛起了有趣的一片潮红。

『Eduardo Saverin,』因为她上网搜了——真奇怪eHow上有『如何求婚』——这就是该怎么做的,『你愿意和我结婚吗?』【注3】

『什么?』

那可不是他该说的。Mark脸色发红。『你愿意和我结婚吗?』她重复道。

『那是——那是我的戒指。』Eduardo说道,几乎是十分肯定地。『你怎么——噢我的天,运动裤。』

『你准备好要回答这个问题了吗?』Mark发作道。『简简单单的「是」或「否」就好了。』

『Mark!』Eduardo绝望地说。『不该这样。我原本打算向你求婚——除了今天早上发生的,你想我宣称你不相信婚姻,它是用来剥削你或者什么的——』

『我改主意了,』Mark咬牙切齿地说。『我要再问你一遍,混蛋。Eduardo Saverin,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噢我的天,』他轻轻地说着。『当然。当然,我要和你结婚。』

『很好。』Mark对他说,戴上戒指。Eduardo就得给他自己戴上了。

Eduardo看着她,看着她手指上的戒指。Mark趁他分心的时候拉开他的拉链。『现在,办公室性爱?』

Notes:

这儿真有一个『eHow:关于如何向某人求婚』(网址:https://itstillworks.com/12543347/how-to-get-someone-to-propose-in-the-sims-3),专为像Mark这样的傻瓜设计。

Mark的戒指看上去像这样的,不过更好。(原链接已失效,我浏览器打开都不知道跳转到哪里去了_(:зゝ∠)_)

【注1】“Mark, did you take my sweat pants?”

『Mark,你拿了我的运动裤吗?』

虽然我翻成运动裤,但sweat pants不是直筒的运动裤,是松松垮垮有松紧带的那种,补个图:请戳我

【注2】Eventually he got it through what he calls “her thick skull” (which is inaccurate, by the way, she’s incredibly intelligent) that he likes her for her, and thinks she’s beautiful, or something, and eventually Mark had deigned to go out with him.

最终通过他说着『她难以理解』(这不太确切,顺便说一句,她可是极其聪明)让她明白他喜欢她,觉得她很美,或者之类的,最终Mark总算赏脸和他约会了。

这里真的很抱歉了_(:зゝ∠)_我没明白在说啥,算是我理解的。

【注3】eHow:『eHow是一个在线的知识资源』,DIY&HOW TO DO EVERYTHING

网址:https://www.ehow.com

【闲聊】
关于配对,原作myownremedy太太CP向算分明吗🤔,对于TSN的我自己的CP观还在摸索形成中,原文作品也是PG级别,所以不太想纠结CP,TAG卫道士还劳驾直接按返回。

关于太太的性转梗,一方面是性转固有魅力在其中;另一方面是迫使Mark考虑与Wardo结婚,世俗男女婚姻与Mark的认知冲突,以及Eduardo对她无尽包容的爱情,妄测是这次性转梗的深意?性转怎么说,除了AU外从另外一个角度赋予人物更多的可能性吧,总之都特别棒。

全篇是Mark,Dustin和Chris,Kirkland三人组的对话为主要情节,反而Eduardo只在最开头与最结尾出现,这种视角非常有趣。

【TSN】【续翻】You Could Dress This Wound 更完

首发请移驾:首发

上一发请移驾:上一发

【本次更完,文后有一段原作myownremedy太太的后记请不要错过。】

---

一点都不完美,因为没有什么是完美的。Eduardo得飞回新加坡,他们又开始长距离恋爱,Dustin开玩笑说他是怎样觉得他也好像在异地恋,不过是和Chris,因为他们总是在打Skype,和他一起玩Xbox。Mark和Eduardo在电话或者Skype上花了比他和以往任何人都要多的时间。当他提到这个的时候,Eduardo大笑着,满怀爱意也被逗开心了。

Lacey在——好吧。Lacey高兴得不得了,她对于Mark和Eduardo『终于他妈把他们自己搞到一块去了』!感到如此高兴以至于每次Mark提到Eduardo或者Eduardo来拜访的时候她都笑得合不拢嘴。

当她需要有另一个人陪着或者当Mark孤零零一个人的时候,Lacey仍旧常常来过夜,Eduardo学着适应这个。Mark知道他在嫉妒,但是他已经解释了他对于Lacey是足够毫无——吸引力的而他觉得Eduardo明白这个,另外,他瞥见Lacey和Dustin在没有其他人看着的时候相互暗递眼神。

(Mark悄悄告诉Eduardo他在考虑撮合他们,但是Eduardo劝说他别这样,他说这要么就会循序渐进地发生,要么就完全不会,他还说Mark是一个顶糟糕的红娘。)

当Eduardo打算搬进来和他住的时候Mark打给了他的妈妈,她哭起来,坚持要他们打给Randi告诉他其余的姊妹,这让——Mark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关注着他或者Eduardo,他觉得那些给他们做电影的人能解决这个。【注1】

他发现他喜欢给每个人惊喜,水到渠成。『I’m CEO, bitch』他对自己说,他大笑出声以至于Dustin把脑袋伸到Mark的办公室里想弄明白有什么好笑的。


他们养了条狗,因为Mark记起来了,他提起这个,Eduardo对住在一个真正的家,和他住在一起是如此兴奋以至于他同意了。他们养了一条波利犬,它看起来更像一团毛球而不是一条狗,但是Eduardo给他取名叫Beast,把它搂在胸前直到Beast睡着了,Mark看着他,觉得自己心脏充盈的感觉笨笨的。【注2】

『我觉得我就是圣诞怪杰,』第二天早上他告诉Dustin。『Eduardo让我的心情起伏。』【注3】【注4】

『这真是我听说过的最多愁善感的事儿,最!』Dustin抑扬顿挫地宣称着。『Mark,我的男孩,你表达热情的方式让我讨厌。』

『闭嘴,』Mark说道,但是他微笑着,他没办法不让自己想着他们的未来,意识到他们有一个未来,这个未来里有着家庭和早饭和Beast和……Mark让自己停下来,因为他还没准备好想到那儿。


一天早上Eduardo转过身来,看着Mark,很严肃地说,『我已经原谅你了。你可以停止虐待你自己了,』Mark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真的?但是他看着Eduardo,真真正正地看着他,除了温柔什么也看不到,这令人惊异的美丽的东西,Mark知道是爱,他希望他的神情能传达这个,希望Eduardo知道Mark有多爱他。

『谢谢你,』Mark低声说,因为这就是他想要的,这真的就是他想要开始的。

真是扫兴,因为Eduardo躺回去睡着了,而Mark醒着,盯着天花板,看着窗外的树投射下的阴影,疑惑如果没有全部这些事,这还会发生吗。

Mark觉得这挺有趣的,因为Eduardo——Eduardo一直以来都是他与外界的连接。Eduardo是他最好的朋友,现在是他的男朋友了,他曾经是Facebook的一份子但他现在再也不是了(这更好,Mark想着),但他知道该怎样让Mark放松、怎样让Mark高潮、怎样给Mark做热巧克力,这就是Mark全部真正想要的。

Eduardo很美丽,因为他是一个好人,在他的一生中他也不需要什么奇怪的神圣干预来让他变成一个好人。他只是……他是,Mark不明白这个,他觉得像Eduardo这样的人能爱上像他这样的人,是如此的浪费又可笑。【注5】

能原谅像他这样的人,为了他所做的事。

Mark没有原谅Sean的自杀,他不知道他以后会不会,因为他不像Eduardo。他对他的情感没那么自在,他比Eduardo会更加长久深刻地怀持着怨恨。

但如果Eduardo已经原谅Mark稀释股份,那么或许Mark能原谅自己,为他已经做了的,还有他所没做到的。

他转向Eduardo,把手臂揽着Eduardo的腰,紧紧地依偎在他身后。『I need you,』Mark悄悄地说,听到Eduardo轻声温柔地回答。

『I’m here for you,』他说着,这听上去像一桩诺言。这听起来像永远。

————————————

(以下是原作myownremedy太太的Chapter End Notes)

哇哦。完结了,终于完结啦。对每个曾经在这篇文章里帮过我、容忍我因为它打扰到的每个人致以无限的感谢。Rachel, Berry, Annie, Rose, Diana, Abriata, Venla, Jill, Jackie, 我的男友 A, 再次谢谢Annie因为如果没有她这部小说也不会存在。哇哦我真是多愁善感。这·终·于·完·结·啦。

好吧。

一点细枝末节:

——弧矢七是巴西国旗上的星,我一直没能把这个解释嵌到小说里,但这就是Mark这么频繁地把Eduardo和弧矢七联系在一起的原因。弧矢七也叫Epsilon Canis Majoris,是是大犬座第二亮的恒星。我觉得这是Mark会知道的一桩无聊事。

——这部小说的时间线有点混乱。Eduardo直到2012年末,2013年初才放弃他的美国公民身份,这部小说安排在2007——2008年左右,在股份稀释事件的第二年,Chris Hughes离开Facebook帮助奥巴马竞选的第二年。我不知道真·Mark什么时候养的Beast所以就随它去了。

——Lacey不是一个仅仅为了增加人种多样性的原创女性角色,我想让她对于她的文化的困惑映射Mark对于他的身份与权力的困惑。因为Lacey是一半墨西哥血统一半荷兰血统,Mark血统上是犹太人然而并不信教,但他一直把他的『能力』归于神力。

——这部小说完完全全受Anne Carson在文前和标题的引句的启发,我从2012年的八月左右开始写。在我的博客上有全部的tag。我希望你们能看一下,因为这些引句是我原先想在每章开头引用的,但是那看上去会有点穿凿,tag会给你们更多理解,给你们更多艺术的灵感。【注A】

——我觉得用黄到白的光谱表现疼痛很适合,如果考虑到David Fincher在电影The Social Network所用的恼人的黄色滤镜的话。想要体会更多,请复习电影,观察这部电影中特定的偏黄的部分。例如:

1234

【注B】

——这里为这部小说有一份饭制(点这里),而 I am a joke,你能在8tracks上找到它。【注C】

——非常感谢,谢谢你的阅读。当我弄明白了之后我可能会加一些更合适的注记的。<3

【2017.10.18 续翻更完】


【注1】Mark had no idea so many people were invested in him or Eduardo, and he wonders how the people that are making a movie about them will handle this.

Mark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关注着他或者Eduardo,他觉得那些给他们做电影的人能解决这个。

invest这里我没有想到比较合适的词_(:зゝ∠)_大意就是很多人关心的意思。(『给他们做电影』的人指的就是TSN主创啦)

【注2】

and Mark looks at him and feels stupid over the way his heart swells. 

Mark看着他,觉得自己心脏充盈的感觉笨笨的。

瞎翻的简直了,其实就是Mark觉得自己这么爱他,心都缩成一团,感觉好不习惯。

【注3】“I think I’m the Grinch,”

『我觉得我就是圣诞怪杰,』

我想这个应该是指金凯瑞的电影,一个叫格林奇的绿毛怪策划偷走整个圣诞节,后来被真情感化的故事。绿毛怪Mark被Eduardo真情感化了。

【注4】 “Eduardo is making my heart swell.”

『Eduardo让我的心情起伏。』

联动【注2】,用的是一个词,但是为了避免表达上的重复换了一种说法。

【注5】Eduardo is beautiful, because he’s a good person and he didn’t need some weird divine interference in his life to be a good person.

『在他的一生中他也不需要什么奇怪的神圣干预来让他变成一个好人。』

我不太明白这里的『divine interference』,事实上有一部短片,讲的是一个离群索居的女孩,在她生活一团糟的时候有一个天使来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或许隐喻的是Mark生活里来了个天使,让他变得更好了…?

(点此观看短片:http://www.imdb.com/title/tt1946198/

【注A】这里转向了一个tumblr的链接,但到现在已经失效了,猜不出来tag指的是什么。

【注B】四张图,打不开的太太可以戳我的外链。以及第四张原址已失效。

外链戳我

【注C】是小说衍生的一段MAD,不知道为什么我这里暂时打不开,等我打开了再补链接好了_(:зゝ∠)_

(原作里还有一些斜体、加粗的地方,lofter的排版我不太会,过两天打算在随缘上重新排版;以及从前两次开始我就没有改过注释了,等我空下来就改_(:зゝ∠)_)

【感谢原作myownremedy太太这么动人的作品,感谢琼隐神觞太太转给我授权,还要感谢琼大 @未晚 (悄悄at)在我翻译过程中给予的非常耐心的指点,感谢每个拨出心力阅读到这里的你】

【TSN】【续翻】You Could Dress This Wound 【VIII】

首发请移驾:http://zzyjanus.lofter.com/post/1dcc1ae3_113273a5

上一发请移驾:http://zzyjanus.lofter.com/post/1dcc1ae3_114e3565

---

当Mark返回厨房的时候Eduardo正一边喝咖啡一边看报纸,但是他抬起眼,Mark冲着他无奈地微笑着,因为他没办法不这样做。Eduardo回了他一个微笑,但是他看起来小心翼翼的,Mark了解这个,他抓来一把椅子,一根手指摩挲着手掌。

『我得告诉你点事。』他说着,以及——这有点吓人,关于他是如何能分辨出Eduardo的伤痛,恐慌是如何飞掠过Eduardo的脸颊。

『好的,』Eduardo说着,挤出一个微笑,他放下了报纸。Mark想要碰碰他,想要安慰他,但是他不想说谎,所以取而代之他深吸了一口气。

『当我在听证会上头痛发作的时候,我昏过去了,你记得吗?』Eduardo点点头,他现在看起来更加关切而不是受伤了。『我在你的大腿上醒过来,然后我——你记得我说了什么吗?』

『你问我为什么我在发光,』Eduardo缓缓地说。Mark仔细盯着他,想找到怀疑或者恼怒的痕迹,但他只能看到困惑。

『事情就是,』Mark说,『你在发光。因为你处在伤痛之中。你很害怕,我发生了什么,我猜,这让你担心会失去我,你受伤了因为听证会糟透了而我就是个混蛋。』

『我……』

『当我醒过来,我意识到无论谁在发光,都是因为他们处于伤痛之中。』Mark咽了咽喉咙。他的嗓子很干。『生理上的疼痛与精神上的疼痛——它们不一样,它们看起来不一样,这花了点时间,但是我明白了什么是什么。接下来……接下来我没办法停止注意到着,Wardo。每个人都处于伤痛之中。有个人,Andrew——实际上他为我工作,他并非仅仅是某个人。他的名字是Andrew Green。他一直在发光,太他妈亮了,就在听证会之后,伤痛是心理上而非生理上的,所以我四处问问然后我知道了,他的太太因为癌症末期快要死了。所以我给他带薪休假之类的,然后他邀请我去了砸你,他——他在葬礼上太要命地发着光,但也有些许解脱了。还有Lacey,Lacey自残,或者说习惯于这样,我知道因为透过她的衬衫我能看到那些线,它们都在发光。这就是我怎样知道她需要帮助的。这就是我怎么知道她需要有某个人陪着她的。』
Eduardo的神色不可捉摸,Mark试着不要去过多关注那个。

『接着——就在那阵子我开始困惑,真的困惑,为什么这个发生在我身上。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发生在其他人身上,我做了很多研究。但是——你知道我不擅长与人交往。但是我不需要这样做来体恤他们,因为伤痛?伤痛简直他妈泛滥,每个人都受伤了,唯一能修复这个的方法就是去帮助他们,尽你所能。然后我意识到……这个让我变成了一个更好的人。不是,就像,因为我曾经下决心要变成一个更好的人。它就发生了。』【注】

『那Sean呢?』

『Sean有记忆创伤。他对不久之前发生的事有着长久的伤痛,过了一阵子我意识到了他为什么吸食毒品,这也是为什么他到处睡,他的伤痛——它简直就像发霉了,它是一种深沉的金色,几乎是粉色的,在他被送到医院的时候我强迫他去戒毒。』

Eduardo沉默着。

『我以为我在帮他,以为我在当一个好朋友。我告诉他要么他去戒毒,或者我就炒了他,我开车送他去戒毒,我告诉他——告诉他所有事,关于我能看到伤痛的事实,他同意为我去试试。不是为了他自己,是为了我。』

『但是他自杀了,』Eduardo缓缓地说,Mark的皮肤紧绷着,眼神灼热。他点点头,重重地咽了咽嗓子。

『他这样做的时候他是清醒的,Wardo。他说——他说戒毒让事情变得更糟糕了,我没听,然后他自杀了。』

『你没有让他自杀。』Eduardo轻轻地说,用拇指摩挲着Mark的关节。『你给了他好起来的机会,Mark。他选择不这样做。』

『但——这看上去不是这样的,Wardo。这感觉就像我的错,我不知道我怎么能得到这——这份馈赠结果仍然把事情搞得这样糟。』

『接着我又见到你了。』

Eduardo吞咽了一下,Mark迎着他的凝视。他不知道怎样证明这个,怎样把这个表达清楚但是他打算试试,因为现在这儿有一种要结束了的感觉。就是这样。

『你当时又在发光了,我发现你在我周围的时候总是处在伤痛之中,因为我搞得太糟糕了,我认了。但是你告诉我要去试试。接着——我这样做了,Eduardo,我去尝试因为我想做的只有弥补这。去弥补我所做的,去补偿你,之类的。我没指望着整个疼痛发光的是能让我变得更加在意我感受到的东西,或者说曾经感受到的东西,直到最近我都没意识到我早已爱上你了,我还太愚蠢、太嫉妒以致无法说出口。我没说这些话。我还没准备好。』

『那昨天晚上?』

『天很暗。』Mark摇了摇头,没办法描述——那黑暗,在如此多的光亮之后。『我把所有事告诉你,关于——关于过往的,你看上去很明亮,你在泳池边发着光,接着你没有了。你不再处于伤痛了。』

Eduardo微笑着。

『还有——我知道我还能看到疼痛,因为当我在你身上印吻痕的时候我还能在那儿看到一点光,但是你在情感上不再疼痛了,这就是全部我所想要的,接着我们做爱,我必须告诉你我爱你,因为我的确如此。我——我如此爱你』

『但是现在我一点儿都看不到伤痛了。』

Eduardo皱皱眉头,Mark觉得自己有点局促,垂眼看向他的大腿。『Dustin可不吃惊。他——他觉得这都是因为你而发生的,因为我得成长得像个人类或者什么的。还有——』Mark抬眼。『我觉得他是对的。这始于你又终于你,那就是我全部所想要的,Wardo。我想要你。我不再是一个奇葩了我也不再有超能力了但是我爱你,还有我想要你在这里陪我。』

『好的。』Eduardo简单地说着,仿佛事情就是那样轻巧。他的手指缠着Mark的,温柔地向他微笑。

『你相信我?』Mark问道,因为——好吧,他还期待至少有点无法接受呢。因为Eduardo笑得不太自然。

『我相信,』他说。『我们已经——所有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都这么疯狂了Mark。创立一个像Facebook这样的公司有多么难得?就像在所有这些事发生之后还重归于好?这——这有道理。这很适合。』

『我爱你,』Mark说着,期期艾艾又飞快地,他看着Eduardo逐渐扩大的微笑。『我也爱你,Mark。还有——我为你骄傲。』

---

2017.10.11 VII

【注】

『但是——你知道我不擅长与人交往。但是我不需要这样做来体恤他们,因为伤痛?伤痛简直他妈泛滥,每个人都受伤了,唯一能修复这个的方法就是去帮助他们,尽你所能。』

“And – it was around that time that I started wondering, truly wondering, why this had happened to me. I’ve never heard of it happening to anyone else, and I did a lot of research. But – you know I’m not good with people. But I didn’t have to be in order to relate to them, because pain? Pain is a fucking epidemic, and everyone is hurting and the only way to fix that is to help them, is to do what you can. And I realized...this was making me a better person. Not, like, because I had decided to be a better person. It just happened.” 


这里『But I didn’t have to be in order to relate to them, because pain?』纠结死我了,

But I didn’t have to be/ in order to/ relate to them

But I didn’t have to/ be in order/ to relate to them

感觉不同地方断句意思都会有点变化。按照我的理解『但是我不需要这样做来体恤他们』,是说Mark要对别人产生同理心,并不需要做过多努力,因为他能看到别人伤痛发光的这个能力就能让他感知到别人的痛苦_(:зゝ∠)_不知道大家的理解是什么。

【闲聊】

这一段挺意味深长的。一方面终于回归到了『GLOWING WOUND』这个话题,两个人说开了;

另一方面,在文中关于Sean的部分,站在我的角度感觉Mark的确没有处理好,想必他应该很自责吧。在Andrew和Lacey之后,他以为利用能看见疼痛这个能力终于get better了,能够去关怀别人了,但是没有想到对于他如此亲密的好友,他在Sean不回头的路上没能做出更好的选择。sigh(私人觉得其实这里Eduardo安慰Mark的话也比较苍白,唉)

然后今天突然想着登一下FB看看真花的主页……真的是,这两年的内容相当贫瘠,12年前后连着发的动态都是FB IPO相关。挺有意思的是,虽然他们俩现在关系怎么样我们不知道,但实际上我们能看到的就是,这个将全球数亿人紧密联系起来的网站,没能让founder&co-founder的关系维持得很好。

【以及,这里马总还真挺能讲的23333;)

【TSN】【续翻】You Could Dress This Wound 【VII】

卷老师生日快乐(๑•̀ㅂ•́)و✧

首发请移驾:http://zzyjanus.lofter.com/post/1dcc1ae3_113273a5

上一发请移驾:http://zzyjanus.lofter.com/post/1dcc1ae3_1146fa0e

---

他醒了,Eduardo在他身边舒展着四肢,嘴唇微启,眼睛闭着,Mark感到他胸腔内有一种十分强壮而有力量的东西使他不禁把手轻按在上面,思索着这种激烈的躁动,意识到他从来没有把这个和爱情联系到一起。

因为这就是,他坠入爱河,他真蠢,他是如此地爱着Eduardo,这几乎带来疼痛,他想着,看着Eduardo沉睡就是他所有想要的,足矣,比Facebook更好。

比Facebook好多了。

他得起床了,漫步到泳池边,把他的手机从工装裤里拎出来,在回到Eduardo这个搅乱他返回行程的家伙身边之前,给Chris和Dustin发短信说他今天不会去办公室了。

他看着Mark,微笑着,眼睛弯起,充满深情,Mark回了他一个微笑,无法自持。

『我想我今天要放个假,』Mark说着,因为他受不了做别的事。如果他抚摸着Eduardo,现在他可不打算停下来,他不知道他们现在是什么状态,他知道他们昨晚做爱的时候Eduardo是清醒的,但是他仍旧怀疑他会把这个当做一个错误。把这个归咎于时差反应。之类的。

『哎?』Eduardo低声应着。『你想和我一起过吗?』

『如果你想的话,』Mark小心翼翼地说着,尽管他可从来不擅长变得谨慎小心。『我——我不确定……』【注1】

『对于昨晚,你后悔吗?』Eduardo说着,他现在没有在笑了,但现在也没在发光,于是Mark摇了摇他的头。

『你后悔吗?』

『不,不,我没有,』Eduardo坦率地说然后——好吧,Mark能处理好这个。

他们做早餐,换句话说,Eduardo做早餐,Mark看着,啜饮着他的热巧克力,因为他就是一个小孩,接着——Eduardo烫到自己了,不是很要紧,只是把他的手在平底锅上烫到了,Mark看着,等着他肌肤下的光亮绽开,那再未出现过的光亮。

『Eduardo?』Mark说着,突然站起来走向Eduardo,把他的手臂环着Eduardo的腰。『我要捏捏你。』

『嗯?』Eduardo说着,轻抛起一张薄饼。『为什么?』

『过一会我会告诉你,』Mark说道。『可以吗?』

Eduardo点点头,Mark就做了,捏他捏得够重足以Eduardo惊叫出声,但还是没有光亮,只有Eduardo肌肤上红红的印记,Mark往后踏了一步,困惑不解,没办法说话。

『Mark?』Eduardo把最后一张薄饼放到盘子里之后关掉了炉子,看起来很关切。『你没事吧?』

『我——是了。我就是——我得给Dustin打电话。』

『关于什么?』

『Chris的礼物,』Mark说谎了,Eduardo扬起了一边的眉毛,但是还是冲他点点头,于是Mark拿着他的电话走到他的房间,拨给Dustin,当Dustin接通时他松了一口气,他提醒道他正和Chris在一起,他们可是大写的关切。【注2】

『你就学不会从工作里休息一会,除非有人死了。Eduardo死了吗?他用他的斑比眼杀死你了吗?』

『闭嘴,Dustin,』Mark爆出一句。『我——有些事情真的发生了,尽管。』

『你们俩一起睡了,』Dustin和Chris齐声道,Mark冲着电话一脸怒容,因为这不公平,他俩已经知道了。

『是了,』他拐弯抹角地。『但是——昨天晚上,我还能看到伤痛,好吧?』

『好吧,』Chris说着。

『今天我不能了。』

『一点都不能?』

『好吧,』Dustin说着,他听上去超级不担心。

『你是什么意思,「噢耶?」』Mark质问道。

『起因在Wardo,所以这因Wardo而结束也很合理,』Dustin解释道。Mark几乎能听到Chris看了他一眼。『就像,你已经做了你该做的。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帮助人们。和Wardo修复好。宇宙万物皆和谐。现在你不再需要超能力了。』Mark想说的是,我才不会把这叫做超能力呢,但相反,他咬了咬嘴唇。

『这可能因为Eduardo成了个例外,』Chris提议道。『也许你还是能看到其他人的伤痛。』

『不对,』Mark说着。『一直以来我才是唯一一个例外。还有这是——这不是因为我和他做爱了,我的意思是,这与性无关,因为我和Lacey睡过,我仍然能看到她的疼痛,还有其他人的。』

『我就知道你和她睡过了!』Dustin冲着电话得意道,Mark转着他的眼睛,能听到Chris说着,被恶心到了,『是啊,几个月前,你去哪里了?』

『你会告诉他吗?』Chris问着,Mark——Mark不知道,希望他能就耸耸肩、脸变红或者干脆跑掉。

『我不知道。』相反,他说道。

『你应该。』Dustin说道,难得一次变得坚定而严肃。『你亏欠他那么多,Mark。』

最笨的事情在于,Dustin是对的。Mark希望他能冲Dustin比个中指。相反,他挂掉了电话。

---

2017.10.5 VII

【注1】“If you want,” Mark says shyly, though he’s never been good at shy. “I – I wasn’t sure…”

原文就是shy,字典里主要还是『害羞』『害怕』这个意思,用来形容Mark,真够奇怪的,其实我个人更倾向于『小心翼翼』的这个意思,暂时先用这个吧……『害羞的』马总_(:зゝ∠)_太出戏了。

【注2】『“You slept together,” Dustin and Chris chorus』

这里这个chorus,很有意思的。我在翻译文里偶尔会看到说Chris和Dustin像合唱一样高声吟唱,其实也有异口同声的意思。我觉得还是这两个人齐声说话,但是如果想想这两个傻孩子拉长调子像唱歌一样调侃Mark那种欠揍的样子,也很好玩。

【注3】『he’s with Chris and that they are Concerned with a capital C.』

这儿算是个文字游戏,concerned是C字开头,大写C开头的Concerned,所以翻译成了『大写的关切』,有点滑稽的说法。

【闲聊】

翻到CD部分觉得真的蛮搞笑的,其实经常有看到slash里说Chris和Dustin他们俩闹腾得要命,有种ZZ儿童欢乐多的感觉,不过最为back up他俩真的很靠谱(๑•̀ㅂ•́)و✧

还有Mark能不能靠谱点_(:зゝ∠)_Wardo烫到手了紧张点好嘛

(唉现在排版可真够乱的,等全部翻完要全部理一理)

【TSN】【续翻】You Could Dress This Wound 6

车要开了_(:зゝ∠)_上血袋

※高亮※CP相关:因为我是边看边翻的,之前并没有看到有R的部分,再加上AO3上斜线不一定有意义的原则,一直都打了ME&EM双tag。虽然我主要MEM无差,『床笫有零一,感情无攻受』倒没什么所谓,但如果不可逆党看到了也请高抬贵手啦,今天EM的R 只打EM tag,yo!

今天实在忙,早上五点爬起来赶车,晚上八点多才到家洗完澡但想着一定要赶着TSN上映七周年纪念来一发。

【我不知道怎么说,翻得我脸红心跳,太煽情了😂全程痴汉脸捂着鼻子敲键盘】

首发请移驾:http://zzyjanus.lofter.com/post/1dcc1ae3_113273a5

上一发请移驾:http://zzyjanus.lofter.com/post/1dcc1ae3_114263f3

---

他们安静了一会,在周围撩动着水花,Mark记起Dustin在租来的房子溜索滑进泳池那阵子。Eduardo在看着他,Mark发现自己无法逃避Eduardo,因为即使他没在看着Eduardo,整个水池都被Eduardo的光照得闪耀。他能看到,甚至当他在水下时,甚至在他闭上眼时。

『你嫉妒吗?』Eduardo突如其来地问道,Mark想着再问问,让他说清楚。

『是的,』相反,他说道,因为他的确嫉妒Sean Parker,嫉妒Eduardo,嫉妒Christy。

『我想知道,Mark,』Eduardo说着,趟水靠近他,Mark闭上了眼睛。

他说着。他不知道他讲了多久,也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什么——关于他很抱歉。他接近Eduardo因为他信任他,因为他尊重他,因为Eduardo是最好的,Eduardo是他最好的朋友。是啊,他嫉妒Eduardo加入凤凰社,但是这没关系,因为他们有Facebook,这起因于Erica Albright对他的讥诮,但这在他和Eduardo在浴室外微笑着的时候又延续下去了,当他意识到这意味着某些事的时候。Mark提到股份稀释是关乎商业的,但他没意识到Eduardo未曾明白,谈到Eduardo是如何置若罔闻而Mark也不愿用一种他能听懂的方式同他交流,接着Mark对他所说的话就失去控制了,他谈到所有发生过的事情——股份稀释、遇到Lacey、失去Sean,找回Eduardo。他害怕他可能会再次失去Eduardo。他也认识到Facebook没那么重要,从来都没有。

当他发现四周全暗下来的时候,Mark停住了。

他睁开了眼睛。

当Mark睁开眼,Eduardo正站在他面前,深深哽咽着。Mark…Mark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得眯着眼睛才能看清Eduardo,因为Eduardo?Eduardo没有发光了。

这好像是第一次,所有事物都变得寂静了,因为只是它们,而四周是如此的暗沉。Mark只能看见轮廓和模糊的形状,月光和星光下能隐约看见Eduardo一半的脸庞,但另一半隐在阴翳里,池水看起来幽深而富有预兆意味,Mark没有意识到他在做什么,直到他触碰着Eduardo的胳膊。Eduardo踏近一步,倾身将额头抵在Mark的额头上,所有事物都变得很暗沉、很静谧。

(EM车 lofter比我想得敏感很多,斗智斗勇了很久还是认输了_(:зゝ∠)_,因为没有注册简书之类所以先屯在微博小号上,过两天可能替换个链接,麻烦大家了

http://overseas.weico.cc/share/7489794.html?weibo_id=4158185315613461

---

2017.10.1 TSN上映7周年纪念日更

下一发请移驾:http://zzyjanus.lofter.com/post/1dcc1ae3_114e3565


我死了死了死了,太煽情了,Wardo撩翻了,Mark也撩飞了,总之,我升天了。

然后啊啊啊啊啊啊,终于表白了,炸了炸了炸了。

【今天不做附注了,还有关于上一更有些问题还留着,整个人都甜飞了,等明天我清醒一点再修😂

【TSN】【续翻】You Could Dress This Wound 5更

再次谢谢琼大,对于上一更『I'm here for you』与情节的呼应处理得太棒了,还有这一节里我很苦手的虚拟语气,超棒的理解(

同时也感谢 @冰裂-616铁人粉 捉虫

4更与5更附注:原文已改,附注保留。(修改于10.5)


✖男男,昨天我还骂马总来着,今天就甜掉牙,哼╭(╯^╰)╮

_(:зゝ∠)_其实很开心,真美好啊

(抱歉这两天都短小,接下来放假了会努力多翻的)

首发请移驾:http://zzyjanus.lofter.com/post/1dcc1ae3_113273a5

上一发请移驾:http://zzyjanus.lofter.com/post/1dcc1ae3_11409149

---

Eduardo把自己的包提进去,Mark随他去了,走到外面,盯着泳池。

Eduardo在那儿找到他——Mark在Eduardo能看到Mark之前就可以看到他的光,他转过身,小心翼翼地看着Eduardo。

『对于我所说的我很抱歉,』Eduardo毫无预兆地说道。他现在酒醒了,Mark能分辨出来——他的动作没有迟疑,嗓音不再哽噎,他的眼神很疲惫。他还在发光,持续地翕动着,不过Mark已经让自己接受这个事实了。

『对于我所做的我很抱歉,』Mark回答道,迎着Eduardo的目光望去。『这不对。我伤到你了。我——我从来没有原谅过自己。』

『为你所做的,还是因为伤到我了?』

『因为伤到你了。』这就是可能永远分开他们的东西,因为Mark做了他认为应该做的。如果他知道这会伤得Eduardo如此重的话,他会采取另一种方式,但他仍然会这样做,因为Eduardo会毁掉这家公司。他觉得Eduardo现在明白这点。【注1】

他只是不知道这样够不够。

『我曾经总是想着,我对你而言不重要。』Eduardo缓缓地说。『但是——我很重要,不是吗?』

『是的,』Mark飞快地回答。『你——你很重要。』

『不是过去时?』
『不是过去时,』Mark重复着。

对此,Eduardo什么也没说。Mark感受到Eduardo在他身上的视线,突然就喘不过气来,在他的大脑能跟上之前,拉扯着他的衣服、他的衬衫。

『来游泳吧,』他在他的T恤下说着,把它完全拽下来,看见Eduardo盯着他,有些困惑。『天气——外面天气很热。』

『是啊。』Eduardo表示同意,接着他就在解着衬衫的扣子了,Mark受不了这样看着。这是一种很——很私人、很亲密的事,于是他移开视线,脱下他的工装裤,蹬下人字拖,朝着泳池边走去。

Eduardo加入了他,Mark知道他只穿了他的黑色短裤,而不能让自己去看,在他身体有什么绮念之前,他踩进水里。

水足够冷让他吓了一跳,他喘着气,Eduardo也爬进来,Mark能听见Eduardo大笑着。

『我喜欢你有一个泳池,』Eduardo说道,Mark转过身,冲着他微笑。

---

2017.9.29 五次更新

下一发请移驾:http://zzyjanus.lofter.com/post/1dcc1ae3_1146fa0e


【注1】『因为伤到你了。』这就是可能永远分开他们的东西,因为Mark做了他认为应该做的。如果他知道这会伤得Eduardo如此重的话,他会采取另一种方式,但他这样做了因为Eduardo会毁掉这家公司。他觉得Eduardo现在明白这点。

『He would have done it another way, if he had known it would hurt Eduardo so badly, but he would have done it because Eduardo was going to ruin the company. 』

这里第二个虚拟语气『but he would have done it because Eduardo was going to ruin the company』我是真的没明白,这里不就说是Mark因为知道Eduardo会毁掉公司于是就这样做了吗,不知道为什么要用虚拟语气。

(于10.5,原文已修改,附注保留:超级感谢琼大,交流之后发现这句话其实我没有真正明白是什么意思:因为Eduardo会毁掉这家公司,所以Mark一定会这样做,但是如果他料到会伤Eduardo伤得这样重,他会采取另一种方式的)

【闲聊】(很长

哎哎,真开心啊。

『“For hurting you.” And that’s what might separate them forever, because Mark did what he thought was necessary. He would have done it another way, if he had known it would hurt Eduardo so badly, but he would have done it because Eduardo was going to ruin the company. He thinks Eduardo knows that now. 』

Mark说自己因为伤害到Eduardo,向他道歉,这里觉得和我对原作的理解差不多的。从商业的角度而言强硬的他不会有错,但是作为(未来的男)朋友,伤他这么深,Mark自己觉得很内疚。

『“I always thought I didn’t matter to you,” Eduardo says slowly. “But – I did, didn’t I?”“Yes,” Mark answers quickly. “You – You matter a lot.”
“Not past tense?”
“Not past tense,” Mark repeats. 』

Eduardo问对于Mark自己重不重要这里也很喜欢,『“But – I did, didn’t I?”』『“Not past tense?”』,有种锤基当年『Never doubt I love you』这种感觉,确认自己很重要、确认自己现在仍旧很重要,是获得安全感的重要一步啊。

然后后面到泳池里这一段嚯嚯嚯嚯嚯,Eduardo美好的肉体,黑色平角裤,Mark都不敢看嚯嚯嚯。(说真的电影里Eduardo急着给Mark打电话Christy来闹那一段,我真的震惊,为什么不让加菲穿上裤子😂导演深知众人心啊)

最后Eduardo大笑着,说『I love that you have a pool』感觉好美好,有种真的冰释前嫌的感觉。

【TSN】【续翻】You Could Dress This Wound 四更

然后(๑•̀ㅂ•́)و✧这里再次致谢琼大,在前一次更新里对我翻得很生硬的地方贡献了绝妙的翻译(原文已改附注保留)真的绝赞(๑•̀ㅂ•́)و✧

(抱歉,这是短小的一发,但是)冲突却是十分激烈的,这一段涉及到了很多情感交互,同时也与原著部分虐点相呼应。每个人的理解应该不太相同,我想把某一部分原文附在译文后面,请大家玩味。

首发请移驾:http://zzyjanus.lofter.com/post/1dcc1ae3_113273a5

上一发请移驾:http://zzyjanus.lofter.com/post/1dcc1ae3_1138bd2d

---

当他们要离开的时候,Lacey找到他,吻他的脸颊,在他耳边轻柔地喃语,接着就离开了。Mark瞥见Eduardo在看着他,皱着眉毛,对此感到有点疑惑,但什么也没说。他们朝着Chris和Dustin挥手告别,向着Mark的车走去。

Eduardo没怎么喝酒,但也不太清醒,在他开车载着他俩回家的路上Mark什么也没说,他相信如果Eduardo想的话他会开口的。

他是对的,因为在回家的半路上Eduardo转向他,几乎是指责般说道,『你没告诉我你在和她约会。』

『谁?』Mark问道,眼睛还盯着路上。他回想了一下。『噢,Lacey?』

『最后吻你的那位。』

『在脸颊上,Wardo。』昵称就是这样溜出来的。『她是——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也是我的私人助理。另外,你为什么在乎我在和她约会呢?』

Eduardo瑟缩了一下,Mark叹了一口气。『我很抱歉。这个表达不对。』

『我只是纳闷。』

『我们曾经睡过一次,』Mark不情愿地承认道。『这不意味着任何东西。她只是需要某个人而我想要陪着她。』他盯着Eduardo,他正用一种非常困惑的目光看着他。『什么?』

【“We slept together once,” Mark allows. “And it didn’t mean anything. She just needed someone and I wanted to be there for her.” He glances at Eduardo, who is looking at him with a very confused expression. “What?” 】

『你想要陪着她。』Eduardo重复道。『我——但她可是你的员工?』

【“You wanted to be there for her.” Eduardo repeats. “I – but she’s your employee?” 】

『她也是我的朋友。』Mark说道。

『你总是把工作和友情混为一谈,』Eduardo说道,苦涩几乎掩盖在有浓重醉意的语调之下,Mark盯着他,看到Eduardo闪耀着黯淡的、汹涌着的金色。【注2】

『我——』他应该说什么?这有什么不同?这不会通往相同的结局吗?他和Lacey已经成熟到可以划定工作和玩闹的边界在哪里了吗?

『我不爱她,』相反,Mark说道。

『这有什么不同吗?』Eduardo质问道。

『是的。』在他可以停下之前Mark说着。

Eduardo什么也没说。

---

2017.9.28第四次更新

下一发请移驾:http://zzyjanus.lofter.com/post/1dcc1ae3_114263f3

【注1】

“We slept together once,” Mark allows. “And it didn’t mean anything. She just needed someone and I wanted to be there for her.” He glances at Eduardo, who is looking at him with a very confused expression. “What?” 

『我们曾经睡过一次,』Mark不情愿地承认道。『这不意味着任何东西。她只是需要一个人而我想要帮她。』他盯着Eduardo,他正用一种非常困惑的目光看着他。『什么?』

TSN电影里经典的一句『I need you.』『I’m here for you.』

当时字幕很普遍的是翻译成『我为你而来』,感觉实际上是意译,『我需要你』→『我呼应你的需要』→『我为你而来』,照应了Eduardo看到Mark的博客凌晨去往Kirkland(其实先开始我还考虑要不要对应翻译成『我为她而往』来着😂,不知道大家意下如何),但这里Mark与Lacey实际上是,怎么说……相互安慰的关系,想了一下还是翻译成『帮助』,然而这个虐点一定要指出来。

(然后我翻到这里更加气了,凭什么Eduardo辛辛苦苦『be here for you』Mark什么都没表示,而现在Mark学着『be here for someone』却不是为了Wardo,(╯‵□′)╯︵┻━┻气死我了)

(原文已改,附注保留:琼大对这个『I'm here for you』的理解很棒!电影里『为你而来』照应Eduardo去往Kirkland,这里的『陪伴』就呼应了Mark和Lacey在一起消磨的时间;很贴切!)

(同时谢谢 @冰裂-616铁人粉 捉虫,之前把『she needed someone』翻成『她需要一个人』了,相比『她需要某个人』而言太随意了,感谢)


【注2】

『你总是把工作和友情混为一谈,』Eduardo说道,苦涩几乎掩盖在有浓重醉意的语调之下,Mark盯着他,看到Eduardo闪耀着暗淡的、汹涌着的金色。

『sees that Eduardo is glowing with a dark, angry gold. 』

这里是指Eduardo稍微感觉有点受伤,所以在发光,『dark, angry gold』的光,词义挺多的,我这里翻成了『黯淡、汹涌』,不过可以有更多理解。

【闲聊】

看到这里我很恼火了(╯‵□′)╯︵┻━┻原创女性角色果然……突然就『she’s one of my best friends 』了突然就『I wanted to be there for her. 』,很不高兴,Eduardo也很不高兴。

【TSN】【续翻】You Could Dress This Wound 三更

这里再次感谢琼大 !对二更部分措辞不恰当的地方给出了非常考究的措辞(附注保留,原文已改),不是我自己能想到的用语,实在是太厉害了,

首发请移驾:http://zzyjanus.lofter.com/post/1dcc1ae3_113273a5

上一发请移驾:http://zzyjanus.lofter.com/post/1dcc1ae3_11343637

---

Chris的派对在Dustin家举办,Eduardo提议说他们直接去那儿——他的东西在Mark的车里很安全——于是Mark在Dustion家正前方停下,好让Eduardo看看它。

『它就像个…单身汉天堂!』他说道,Mark大笑着,停好车,让Eduardo出来,在他前面按响门铃。【注1】

Lacey已经在那儿了,她扑向Mark,让Chris和Dustin与Eduardo打招呼。

『你还好吗?这事儿怪吗?需要我给你打掩护吗?』

Mark冲她微笑着。『它——是的,这有点怪。不过这是一种好的古怪。』【注2】

『「好的古怪。」』Lacey重复着他的话。『我之前可从来没听到你变得这么不善言辞过,Mark。』她的眼神很温柔,微笑着,她把一瓶Blue Moon啤酒塞进他手里。『我真为你高兴。』

『天啊,Lace,这可不是说我们在约会,』Mark抗议道,打开瓶盖。『我们只是——再次变得友好起来。』

『仍旧很让人激动,』Lacey说道。『这可比我们中任何人曾想象会发生的超出太多啦。』

『这儿是有赌博吗?还是有八卦专栏?』【注3】他用肩膀撞了一下Lacey的肩膀,她大笑着,没有泄露过多情绪。

『不告诉你。』

Chris看起来,好吧,他对有这么多人来到他的派对上很震惊,他坚持他不需要发表演说,Dustin也同意了。Mark发现他和Dustin认识这之间大约一半的人,但Chris全都认识,还有Eduardo——好吧,Eduardo认识他们中间的四分之一,但是Eduardo交朋友是如此简单以至于他和Chris交谈的人数差不多。

Mark冲Andrew打了个招呼,在派对里绕了一圈,混在人群中,按照Chris要求他在正式聚会上做的那样,认为这是一种适用于所有派对的礼仪。dustin不断把酒塞到每个人手里,鼓动DJ放一些90、00年代的歌,每个人假装看上去很尴尬。【注4】

Mark总是知道Eduardo在哪里,因为Eduardo在发光,Mark想知道是因为这是他所曾经可以拥有的,或是因为他也为了Chris要离开而伤心。他分辨不出来,他不知道如何去分辨Eduardo光亮的细微变化,但是他觉得这有点像一条伤痕——是永久的,即使它会发生变化。

Lacey最后拉着dustin进了舞池,很可能是为了不让他把自己弄得更困窘,Mark看着,感觉到自己的嘴唇弯出一丝笑容。

他所在乎的人都在这里了,都在他的视线里,这真棒。这就像——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怀念着Sean不禁让他对于他们都在这儿感到更加感恩。

他不值得这些人,他知道,但他会继续的,只要他他妈的做得到。

Chris在派对开始平静下来的时候找到他,他用一只胳膊环住Mark的肩膀。『这奇怪吗?』他毫无征兆地问道,Mark耸耸肩。

『看到这么多人出席以你的名义开的派对奇怪吗?』

Chris皱了皱鼻子。『是啊。』

『是的,』Mark赞同道。接着:『是的,这怪怪的。』

『我会想你的,』Chris热切地看着他,Mark回望了他一眼,又移开了视线。『我会担心你的,Mark。』

『对于我为Facebook持续产生坏宣传的能力吗?』Mark打趣道,Chris摇了摇头。

『为了你,傻瓜,』他说道,但是他的嗓音很温柔。『我不再会在那儿检查你确保你吃饭了。』

『我有Dustin和Lacey,』Mark告诉他。『另外,我认为在照料我自己方面值得信任。我是个成年人了。』

『你有Eduardo吗?』Chris问道,哇哦,好吧,Mark可没期待这个。

『我不知道,』他坦白道,在口袋里握紧双手,耸起肩膀。『我——这很怪,Chris。』

『你还是能…看到疼痛,还有所有的东西吗?』Chris问道,Mark点点头,拉长了脸。『他——他还是很受伤吗?』

『是的,』Mark说道。『这就是——这就是为什么我不知道的原因。我觉得他总是受伤,Chris。我真的搞砸了。』他已经说这个有一百次了,但它值得这样重复。『我真的搞砸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弥补。』

『你会想出点什么的,』Chris说道。

『你——真的?』Mark说道,被这种盲目的信念给动摇了,Chris点了点头。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有什么你不喜欢的,你就会对它做点什么。绝大多数人不这样。但是你会这样做,你总是这样,那就是我为什么知道的原因。你会想出来的,Mark。』

『我也会想你的,』Mark飞快地说,Chris温柔地冲他撇嘴笑了笑,Mark不知道该做什么,他觉得,到最后每个人都离开他了,这次甚至不是他的错。

---

下一发请移驾:http://zzyjanus.lofter.com/post/1dcc1ae3_11409149

【注1】『它就像个…单身公寓!』他说道,Mark大笑着,停好车,让Eduardo出来,在他前面按响门铃。

原文是『ultimate bachelor pad』,因为在中文里感觉不太有比较对应的词汇,所以想做个标注。大意就是单身男子住的既可以满足日常起居但是又可以涵盖兴趣爱好、与朋友和异性交往的社交生活的这种住宅。很多功能厚

"A "bachelor pad" is a slang term for a living space owned by a bachelor (single man) that is designed as a collective space (as opposed to individual items) with the purpose of facilitating a bachelor in his daily activities to include but not limited to daily functionality, use of free time, hobbies and interests, entertaining friends, and seducing women. A bachelor pad can be done on a very limited budget as is the case with many young adults and college students or to a level of extravagance as seen amongst celebrities." 

【已改】『单身汉天堂』是琼大想到的翻译,真的妙极了,幽默又很凝练的表达

【注2】Mark冲他微笑着。『它——是的,这有点怪。不过这是一种好的古怪。』

Mark smiles at him. “It’s – yeah, it’s weird. But it’s a good weird.”这里很苦手了,Lacey和Chris在与Mark交流中多次用了『weird』这个词,感觉中文里日常中不太会这么频繁地用到『奇怪』啊这种词汇,总之翻起来很生硬……

【注3】『这儿是有赌博吗?还是这儿有随笔专栏?』

『“Is there an office wide betting pool? Is there a gossip column?”』

提到这个是在说Lacey问来问去挺八卦的

【已改】琼大想到可以用『八卦』专栏和原文『gossip』对应,绝赞(๑•̀ㅂ•́)و✧

【注4】每个人假装看上去很尴尬。

『everyone pretends to look embarrassed. 』

我这里也没明白,为什么要假装尴尬啊😂是我理解有问题吗?

【闲聊】非常、非常、非常忧郁的Mark,他发现自己做错了,关于Eduardo,他认为自己把一切都『搞砸了』;而对于Chris的离开,乃至于之前Eduardo的决裂、Sean的自杀,他真切地体会到了,大家终究都离开他了。

…才入坑不太久
在补zombie land
我听错了吗???
😳

"I'm here for you."
"I'm here for you."

突如其来的…呃…跨时空的…这是糖还是刀来着???

P3叫做唔嗯嗯嗯……

手动 @Eduardo&加菲蛛 看看你家Mark/看看你家Gwen哈哈哈哈哈哈

僵尸之地真的是、全是梗哈哈哈哈哈哈

(优土字幕质量堪忧啊…为什么不上双语字幕呢…

【TSN】【续翻】You Could Dress This Wound 二更

※高亮※昨天得到了琼隐神觞太太的勘误(特别感谢!出了这样的问题的确是我能力不足的原因),开始翻译的第一句话就有很大的问题,我把词理解以及看错了。昨天【注2】部分也得到了琼大的点拨(再次感谢),总之把昨天放出来的第一部分有问题的两处附注作了一定的修改,对于之前给大家带来的理解上的偏差表示真的很抱歉。

首发&上一发请移驾:http://zzyjanus.lofter.com/post/1dcc1ae3_113273a5

---

他和Eduardo现在每天都聊天。他们不会提及过往,因为Mark不知道怎么样开口,Eduardo也没有提起,他们也不会谈到Facebook,因为Eduardo不问,Mark也相信这会让他不再和自己讲话的。所以他们讨论近来发生的事情。他们的生活。Eduardo考虑放弃他的美国国籍的事。他会进城参加Chris的告别派对的事。

(Mark不知道对这些事中的任何一件应该有什么样的感受)

Eduardo时不时都会问,Mark近来怎么样,然后Mark就会试着诚实点,而不是表现得太病态:『我还好。』或者『我很伤心。』或者,有一次,当他尤为沮丧的时候,『你为什么会在意?』

Eduardo沉默了,Mark道歉,然后犹疑、怯怯地解释道,他不确定为什么Eduardo在和他聊天,在所有这些他做的事情发生之后。

Mark选择回到之前的问题上,他了解到Eduardo现在在慢跑,还想要一条狗,Mark提到他也想要养一条狗,他们在接下来的一周半的时间里互通邮件,关于狗、狗的品种还有狗的玩具。

有一天,Eduardo问道,『Chris要离开,你很伤心吗?』

『是的,』Mark毫不犹豫地说。

Eduardo安静下来,Mark纳闷他说错了什么。

接着:『到机场来接我?』

『好的,』Mark同意了,他们一挂断电话Eduardo就把航班信息发送给他了。

Eduardo仍旧在哪里都穿着西装裤和衬衫,即使是在飞机上,而Mark——Mark对此不再感到惊讶了。他在Eduardo看到他之前就看到Eduardo了,因为只有Eduardo才会在18小时的航班之后还能看上去那么体面,他手插在口袋里,等着Eduardo注意到他。

『Mark?』Eduardo大声喊道,有点迟疑,Mark冲他微笑着,纳闷Eduardo怎么这么该死的好看。他晒黑了点,显得成熟些,但仍然是Eduardo,仍然是Eduardo,Mark的心抽了一下,就一点点。

Eduardo在微微地发着光,Mark不认为这是自己的原因,他知道Eduardo可能总是在发着光,但他打算试着保持距离。他不能把这个搞砸了。不能再来一次。

Eduardo看上去微微有些沮丧。『Mark,我忘记告诉你了——我忘记预订房间了,所以我得在我们去party之前把这个给做了,我很抱歉——』

不行,Mark想着,这不是什么问题。『和我待在一起。』表现得——更像是一个命令,而不是一个请求,这样他有些脸红,但Eduardo看上去有些困惑。

『什么?』

『和我待在一起。』Mark重复了一遍。『我的房子——我有一间客房。』

『噢。』Eduardo说道,『唔…』他的光亮增强了,Mark纳闷他在想什么,疑心他是不是想起了那玄关、那场雨、Mark说着『我担心你会被落下的』,Mark等着。他知道,现在,不要去强迫Eduardo,他知道Eduardo迟疑过后才能做下决定。

『是啊,好的,』Eduardo最终同意了,他的眼神不可捉摸。

Mark不打算深究。他抓着Eduardo的包放到他车里。

『你的车看起来,唔,』Eduardo对此皱了皱眉,Mark咧嘴笑了起来。

『灰扑扑的?』他补上。『我大概一个月之前来了个公路旅行。』

『你去哪里了?』

『犹他州,』Mark说道,把Eduardo的包放到后备箱里打开了他的车门。Eduardo把自己塞进副驾驶,饶有兴味地看着Mark。

『为什么是犹他州?』

『我需要离开,』Mark片刻后说道。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不知道怎么去表达,就好像是,失去了Sean,是如何沙漠的广阔是唯一大得能够包容他的痛楚的事物。『就是——正当我发现的时候』

他觑了一眼Eduardo,看到Eduardo抿着唇,眼神柔和,正看着他,这不禁让Mark冲着他眨了眨眼,游移不定。

『我很抱歉,』Eduardo对他说,声音低沉而紧绷,一如他此前曾说,如果出了什么问题,你可以告诉我,我是那个会想要来帮忙的人——的那种方式。『我很抱歉,Mark,我——』他的喉咙颤动着但是他没再说什么别的了,Mark觉得有些累了。

他点点头,不太能让自己去说些什么,Eduardo在闪耀着亮光,不是因为过往的伤痛,那是一种足以让Mark伸出手迟疑地触碰着Eduardo手臂的东西。

『谢谢,』他的嗓音很生硬,过了一会Eduardo点了点头,Mark坐回去,打转轮胎,想着究竟发生了什么。

---

下一发请移驾:http://zzyjanus.lofter.com/post/1dcc1ae3_1138bd2d

2017.9.22 第二次更新

【注1】Eduardo每一阵子都会问,Mark近来怎么样,然后Mark就会试着诚实点,而不是表现得太病态:『我还好。』或者『我很伤心。』或者,有一次,当他尤为沮丧的时候,『你为什么会在意?』

原文说『Eduardo will ask, every third conversation』,『every third conversation』似乎可能有什么特殊含义但我实在搜不到_(:зゝ∠)_,Google了一下发现的确有不少这个用法但是具体是不是指向了什么,就不能肯定了,还在问,暂时先用『每隔一阵子』这个说法,等弄明白之后会立马修正的

【注2】他知道,现在,不要去强迫Eduardo,他知道Eduardo在他决定好之前都很迟疑。

原文是『He knows, now, not to push Eduardo, knows Eduardo has to dip his toe in the water before he decides it’s all right.』,是说Wardo在考虑Mark请他住在自己家的事,Mark知道wardo很犹豫,不打算强迫他。但是原文这个『has to』让我很苦手啊,意译了一下。

【注3】就像是当他说,如果出了什么问题,你可以告诉我,我是那个会想要来帮忙的人——的那种方式。

这个就是说,花朵说『我很抱歉』的方式和花朵当年说『如果出了什么问题,你可以告诉我,我是那个会想要来帮忙的人』是一样的神情。原本我是打算标点符号和原作完全一致的,但是这里不加一个解释性破折号我自己实在有点受不了_(:зゝ∠)_总之——原文没有破折号_(:зゝ∠)_

【闲聊】

这篇文有个很妙的地方在于,Mark实际上并不是那些在发光的、承受着疼痛的人,但是Mark却因为能看到他们的疼痛而与他们感同身受;这种情绪上的起起伏伏,猜想是Mark在看不到别人的伤痛之前所不能体会到的——我们的小机器人学会有感情了。在原作里,可以假设Mark很大程度上忽视了wardo作为他朋友的受伤的感情,但是借助疼痛发光这个设定,那些他曾经视而不见的别人的伤痛现在都赤裸裸地暴露在他面前,Mark不得不直面它们,这是一种困扰、一种负担,但是对Mark来说可以是一种非常新鲜的体验,是一种意外的馈赠,太妙了。